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历史车轮碾压下的命运

已有 1341 次阅读  2009-10-14 10:49   标签车轮  命运  碾压  历史 
看完国庆之后上映的《秋喜》,感觉自己对谍战片又有了新的认识,与以往的谍战片不同,这部电影所吸引我的,除了老广州城古朴的岭南特色与导演对色彩的运用之外,就是片中主角面对当时历史潮流的那份无力感。看完后仿佛亲身体验的广州解放的主要过程,这份体验不是历史事件的画面重复,而是在导演带领下,从演员身上感受到的,来自内心的体验。下面就来讲一下我对片中主要角色的一些认识。
  
  晏海清——最“不适合”做特工的优秀特工
  
  在某种层面上看,晏海清是最适合做特工的人。因为他信仰坚定、同时思维慎密,用现在评判商业精英的标准来看,不论是EQ(情商),还是AQ(逆商),晏海清都是佼佼者,这一点从他与夏惠民几次单独谈话时可以看出。
  同时,晏海清也是最不适合做特工的人,因为他个性温柔安静,富于同情心,感情比较丰富。因为这一点,他投诚共产主意;因为这一点,他成为秋喜眼中最善良的先生;因为这一点,身在军统的夏惠民,对身边这位难得的性情中人非常有好感,也十分器重这位黄埔校友。但是一名特工拥有这样的性格有时是致命的,这一点在戏院那一场戏中(军统杀害陶先生),表现的格外突出。在不能改变区委书记被害的结局时,始终无法对自己的战友下手,如果晏海清不是最后歇斯底里的爆发,准备开枪自尽,相信夏惠民不会再留他。
  也正是因为他这种宁愿牺牲自己,也不愿意向战友开枪的善良举措,将自己不愿杀人的善良表现到极致,这样才彻底击垮了夏惠民把他揪出来的阴谋。
  在那个动荡的年代,个人的力量是十分渺小的,剧中的每一个角色,他们都是被各自的命运推着走,晏海清也不例外。从他走上特工这条路开始,就不能回头。在感情上他拒绝了霜晴和秋喜,因为他知道那个年代的特工,已经是“死人”;1949年10月1日建国之后,他依然无法离开自己工作的岗位,因为没有人比他更适合继续潜伏下去。
  一个至情至性的人,偏偏做着一件要掩盖甚至泯灭自己所有感情的事。各种情感纠结在一起,却还要掩盖在文质彬彬、极度收敛、极度谦恭的外表下,外人永远看不出他心里在想着什么。他只能顾“国家”而舍弃“小家”,被这种“信仰”推着走,直到最终的目标达成,而实现这个目标所需的时间,往往就是人的一生。
  当广州遍地飘红,锣鼓欢天之时,晏海清成为了全国人民都欢呼解放时的真正寂寞者,因为广州解放只是他人生路程的目标之一,下一个阶段正等着他去谱写。
  
  夏惠民——曾经真的纯洁过
  
  国民党高官毛人凤的手下,军统的一个特务头子。国民党撤退广州前城市破坏计划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虽然电影中没有表现出来,但是我们不妨追朔一下夏惠民的历史背景——黄埔出身。在军阀割据四分五裂的局面下,他曾经是一个热血青年,信奉“三民主义”,在“亲爱精诚”的感召下,他毅然从军,考入黄埔军校。在国共第一次合作期间(中山舰事变之前),他是真的“纯洁”过,这种纯洁和晏海清一样。
  但是后来国民党内部滋生的腐败气息,与暴虐的执政风格,与“得民心者得天下”越走越远。作为军统的一员,夏惠民无法抗拒命运的车轮,他曾经的“纯洁”也离他远去,他变得神经质而又凶残,杀人如麻。同时他内心敏感而又脆弱,曾经的理想与残酷的现状让他彻夜难眠,甚至痛哭流涕。
  他是一个为信仰而活的人,一个人心灵上的失败要比身体上的更痛苦。他为理想倾注一生,最后要退缩到一个孤独的小岛,这不是他所追求的。
  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这迫使他为验证心中的终极困惑和答案,他不断使用各种手段进行试探,最终甚至不惜不能离开的代价换取最终的答案……
  
  秋喜——美好
  
  “纯洁、善良、直来直往”,这些词汇用来形容秋喜,我觉得都只讲到了表面,在影片中她的“美好”存在,是最大的亮点。秋喜可能不是电影中戏份最多的角色,但她是电影最重要的一个视角。在动荡的年代,这样的一个女孩,她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在当时的社会生活,她用怎样的心态去面对爱情,这个视角对观众来讲,是一个全新的体验。
  在秋喜眼中,能到先生(晏海清)家做丫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在当时有这样一份工作,实属不易。先生和太太“霜晴”不是真正的夫妻,太太其实是先生的嫂子,这给了她可以喜欢先生的理由。自己不习惯穿鞋,先生说过好多次,其实那是先生对她的关爱,怕她听到不该听到的内容,影响到她正常的生活,怕她被玻璃扎伤了脚。宽厚的先生会写信,让先生帮忙写给刚过世的父亲的信中,秋喜想把先生的名字也加进去,先生真的就填上了自己的名字。
  与这样一位细腻、温厚的男人长期相处,秋喜早就把先生当做自家大哥看待,而先生对感情的矜持,使得秋喜更加死心踏地。
  这样一个纯洁、善良的疍家妹,本应有着自己的幸福生活。但在白色恐怖期间,有人因为自己“纯洁”的葬送,而又试图证明自己“纯洁”过,那么亲手将能代表“纯洁”的事物毁掉,则是给别人最好的,也是最刻骨铭心的证明。就在这花一样的年龄,秋喜的身体被染红,她就像菖蒲花,在风雨中的有着独特的清新,即使是在那腥风血雨的年代。
  
  惠红莲——走在命运十字路口
  
  在当时的广州城,惠红莲作为粤剧名伶,可以说是生活在社会上层。她是观众眼中的明星,她也是一个普通的女人。
  夏惠民之于惠红莲,不同于晏海清之于秋喜。对于秋喜来说,晏海清是一种美好的向往;而对于惠红莲来说,夏惠民更像她是经历风霜之后的一个归宿。当夏惠民向她表态,说愿意带她去台湾时,惠红莲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还是有难以抑制的感动与欣喜。因为这份牵绊,是物质上的奢华所不能比拟的。
  但也正是答应了夏惠民的这一请求,她把最后的主动权全部交给了夏惠民。在海珠桥被炸的那天早上,惠红莲走在了命运的十字路口,夏惠民出门时如果不转身,相信她将会在台湾有新的生活。但是正是因为夏惠民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找晏海清摊牌,他不愿意自己的人生再留下遗憾,不愿意看到曾经属于自己的人独自前往台湾,惠红莲被夏惠民杀害,这也与秋喜被晏海清亲手杀害形成鲜明对比。两对男女面对同样的结局,个中曲折的理由各不相同,但两个女人的生命,换来了电影悲情的一面。
  秦海璐在拍摄现场更是表示,“在最后一个镜头中,当心爱的人亲手杀害自己时,她为孙淳流下了眼泪。”不知所措的孙淳只能以“自己饰演的这个角色太坏”来安慰秦海璐,虽然戏份不多,但还是可以看出这两人温情与人性的一面,只是悲剧的结尾,往往不是个人所能左右的。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