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淡淡的轻烟

1已有 2429 次阅读  2009-07-27 22:11   标签淡淡的 
                                   淡淡的轻烟
淡淡的轻烟,有如淡淡的你我,虽在飘渺中相识却有着丝丝缕缕的牵挂!
1
在一个有阳光、有风、却不浪漫的日子。我站在城市的一角。繁华的城市和喧闹的人群,我已在寞视中茫然。耳畔总回旋着一些不带任何善意的漫骂和诅咒,曲扭着我打大脑中的每一根神经。我用力的用脚上那双已发白的球鞋揉搓着地面上的沙石。无从发泄,瘦弱的双手已在背后拧成了紧紧地拳头。紧低的头发觉地上有一些湿痕,那是我里流下的屈辱的眼泪。我无从辩白,好像定格的事实已让我成为了大人和老师们眼中的罪人。
我无力的蹲下信手拾起地上的一张卡片,想揉搓和撕碎它,以发泄心中的不满和委屈。突然我发觉有一双草绿色带白边的高跟鞋停在我的身前。我茫然的抬起头,一张娇好略带一点歉意地脸映入我眼帘,“我叫小潼,是53班的。不好意思昨天的黑锅让你给背了。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怨我对吗?可我是有原因的。我写的文章被景连抄袭粘贴到学校的黑板报上了,我想改掉他的名字。结果你想更正过来的时候被老师发现了,还以为是你改的…….。”我蹭得一下站起来。(那时我真的想给她两巴掌,以偿还我受的屈辱。可我想起了好戏曾说过的话。我们男人都要把心分给女孩,更何况我们怎么会打女人。我们的手是打江山打地盘的,绝不可以打女人。)低低的说了一句“没有关系,我在老师眼里本来就是个有问题的男孩。”
我无奈的转过身想匆匆的逃离那一种尴尬,那时我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你会把这事说出去吗?”小潼在我身后说。 “不会”我没有回头,但也加重了一点报怨的语气。“我可以和你联系吗?我没有什么朋友,除了读书和写作外我没有什么时间出来交往。”小潼紧追不舍的问。 “拜托我已在全校大会上点名批评了,谁都知道我是51班的文豪(文浩)”。…….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我自行车后座上就经常多了一双晃动着的双脚和一串清脆醉人的笑声…….。
2
十年后的一个清晨,我回到了这个生我养我长大的城市,我在亲切中迷失在陌生的街道。城市完全的改变只有这街边的粥店除了装饰华丽的门面,我还可以喝出以前那种久违的味道。我那苍白如多日熬夜的脸上点缀着没有修饰的黑点略有一些悲切的凄凉,微黄的指间有着淡淡的轻烟升起。也许我在淘醉,也许我在沉思……。
十年前我和小潼相约在这里,生,要聚。死,要会。
慢慢的小店已多了一些客人,当我在病床挣扎着脱开医生和父母的告劝时,我就曾想到也许我会落空我今生的夙愿。没有希望但我不可以放弃。
不经意间好象听到几声地面的敲击声,接着是伙计的招呼,“姑娘,今天是不是还和平常一样?”“不,今天我要一碗红豆粥。”后面的一句在我的耳际颤鸣。是小潼的声音!我蓦然回头的一刹那,眼前的惊诧已被泪水朦蔽在呆然的心痛中……
小潼,还是那样的娇小。柔柔的秀发蔽着小半个脸拢,可那一双曾是让我迷失的眼睛已全无了光彩,身边的一根盲杖已说明了我心痛的根源。我慢慢的来到她身边,颤微的轻握住她的手。没有说话,却感到了她来内心的抖动,“浩,回来了是吗?”一抹满足却略带着牵强的微笑浮现在她的脸上,又好象在强忍着一些什么。我仍旧没有说话可两行眼泪却无声的滴入了那紫红色的汤中……。
3
那一年的一个冬季。刺骨的寒风加杂着飘零的落叶侵袭着瘦小单薄的我。发白干裂的嘴唇伴着焦虑的眼神望着街的对面。小潼不让我动,要我一直在这里等。半小时前我和小潼来到这里,对望的一刹那小潼那狡诈的眼神中分明的透露着一种恐惧,然后断然的走进了街对面那间卫生室半掩着的大门。我不想动,也只能在惶恐中忍受着焦虑和寒冷的煎熬,耳际仿佛可以听到小潼那凄厉痛楚的呻吟。这是对冲动的惩罚,我心在流血……。当我们知道我的父母会带着我要搬迁到另一个遥远的城市时,不忍割舍的我们在无奈事实中只能做下这样的决定。那时我们很无助,我们很弱小。
我脱下外套,扶着虚弱还在颤栗的小潼慢慢的来到我们常去的粥店,要了一碗红豆汤。我只能在这个留给我们很多美好的回忆的粥店里静静的陪她喝完一碗粥。然后我就要留下我们的誓言、留下我的牵挂、我的最爱、甚至是生命的全部远走它乡……。
后来我才知道小潼从此遗留下了腹痛的毛病,每个月的那几天都会在生不如死中度过。一次在痛楚的折磨中无意的扳落了洗手间镜前的日光灯管,洗手台上拼溅的玻璃碎片刺伤了双眼。诊断后双眼视网膜物理性损伤,她失明了……。也从此我们割断了书信的来往,我们断离了感觉,没有了寄托,却从没有失去过牵挂。
而我在一年前也诊断是白血病的晚期。苍白的面容却能在小潼面前掩盖事实。
我们在粥店里无言的对坐,没有伤情,没有痛楚,没有抱怨,唯有的只是那一双紧握的温馨和期盼已久久违了的幸福。我们承诺每年的今天我们都象十年前许诺的那样在这里相聚。我也承诺小潼我一定会让她的眼睛复明,让她明年的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我。
那一年的那一天我们都拥有生命!
4
秋风裹着残碎的落叶不经间已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凉意,转眼已是一年的深秋,又快到了一年的冬季。一束澄黄色的菊花轻摆在一座荒莹的墓碑前。
这一年没有了相聚,也没有了相会。小潼在默然中苦苦的等待了一天,眼前的两碗紫红色的红豆粥一动也没有动。清澈如水的眼神中有着一份哀怨。她再也不需要盲杖了。
她永远也不会知道那个捐献眼角膜的好心人是谁。她更不会知道每当她挣开眼是永远也会驻留着他的身影。
他知道这一辈子他留给小潼的伤痛有多深,他不想让她知道。那样就仍旧会驻留在她心里继续会伤害她,可他不愿意放弃他的承诺、他的牵挂、他的爱、他和她一生的守侯……。
秋风又起,孤立的坟莹前已没有花儿残存的踪迹。随风飞起的冥纸灰在熄灭的一刹那升起了一缕淡淡的轻烟,仿佛那是他的了却,淡淡的轻离……。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 daya511 2009-09-04 05:24
    你走吧,我也将不会留在这个带着你影子的房间。有些鸟儿的翅膀很硬,她们可以飞翔的高远,那就割舍掉牵绊阻碍飞翔的一切吧。那一刻,彼此沉默。谁也不相信自已能异国等待对方两三年……
    现实的情感永远比故事中的现实。没有感动,没有伤害,留在记忆中那曾经美好的折子戏……
涂鸦板